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假期写什么样的作业

作者:   摄影:   发布人:   来源:   发布日期:2015-07-06   点击量:2600
假期写什么样的作业
每到寒暑假,为学生留假期作业已经成为一个惯例。但是,现实状况却不尽如人意,其功能与作用令人生疑。在课程改革的新视野下,假期作业该有怎么样的新视角呢?
【案例1】
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今年试点
暑期作业,网上见
■王东 邵玩玩
对于即将升入初二年级的湖州四中教育集团学生金政来说,今年的暑期有点特别。那就是每隔一天,他都必须端坐在电脑前,上网做科学课暑假作业。
7月10日是网上暑假作业平台“最慧学”开放的第一天。从晚上6点至8点的短短两个小时里,吴兴区就有5000多名初中生登录该平台,其中2000多人完成练习,六七百人观看微课,并提交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份网络科学课暑假作业。
吴兴区教育局研训中心主任沙勇说,几十年来各地教育改革风起云涌,唯独假期作业却变化较少,学生兴趣不大,老师也不够重视。今年,该区以初中科学课为试点,引入信息技术的手段,推动暑假作业“变脸”。
 “被吐槽”的暑假作业
在很多人的童年记忆里,暑假作业都是黑色的。虽然每个孩子都渴望假期快点到来,但他们却拒绝成堆的暑假作业。“学生对于假期里的学习普遍缺乏规划,突击性、集中性完成的较多。”吴兴区实验中学教师施立云说,拖到新学期快开学了,一些学生才狂赶作业。更为关键的是,传统的暑假作业都侧重于复习。“其中的好多习题,孩子以前都做过,缺乏新意,对他们的学业也没有实际帮助。”吴兴区市民赵女士说,为完成暑假作业,以前就常有学生到自己家写作业,几个人分工,这人做一部分,那人做一部分,然后再相互抄一抄。赵女士直言,这样孩子几天内就能突击完成暑假作业,但她并没有出面阻止,因为这种“炒冷饭”式的假期作业纯粹是“浪费时间”。
 “这么多暑假作业收回来,不可能一份份仔细批改,主要是看完成情况。”施立云带两个班级,共计80多名学生。他说,学生们暑假作业做得很辛苦,但老师无法每一题、每一个字地认真检查,最多看一看字是否工整,是否都完成了等。
即便如此,仍有很多教师和家长认为适当地布置作业还是有必要的。“每年假期开学后的头两个星期,很多学生都会出现简单字不会写、常见字写错,甚至不会拿笔写字等现象。”沙勇说,传统的暑假作业之所以被社会各界“吐槽”,原因就在于作业量大小不等,种类单一,以复习为主;教师对于学生作业完成的过程性管理不够,无法管控学生整个暑假的学习情况等。另外,它对提高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帮助也不大,那些未掌握的知识点仍掌握不了。
新奇的“学习之旅”
登录“最慧学”网络平台,进入2014年暑假作业专题,“看微课、做作业、纠错题,这个暑假就是这么有学习范儿”的煽情话语立刻进入眼帘。金政收到的第一份网络暑假作业是科学课“七年级下学期第一章复习卷”,总共10个选择题以及5道填空题,满分为54分。金政出手很快,仅花7分钟时间就交了卷。但他不甚满意,因为实时的评卷结果显示,他提交的这份作业只得了39分,在班里已完成练习的31位学生中排名第三。
指着“最慧学”的公告,沙勇说,为使学习时间均匀有序,保持孩子的学习状态不下滑,他们每隔两天才会推出一份暑假作业。其中,7月有10份,8月有8份。它们都限定在当月完成,否则一旦平台关闭,作业无法提交,就等于“没做”。按他们的估算,做一份网络作业大概耗时半个钟头,整个暑期下来也就8小时左右,“这与学生花在纸质作业上的时间大致相当”。而与以往相比,今年吴兴区的暑假科学作业在类型上却丰富了许多。
不仅有常规的复习作业,还有预习作业和引人入胜的家庭小实验。“海水的淡化”是初二年级科学教材里的知识点,金政虽然没学过,但他还是选择完成这个实验。网络平台上公布了实验需要的器材以及7个步骤,一旁还有实验演示的微课。“他可感兴趣了,酸奶盒、食盐等都用上了。”妈妈金国英也没闲着,金政忙着做实验,她则在一边“咔嚓咔嚓”地不停拍照。平台开放后,这些图片都将作为实验结果传到网上。
为安全起见,吴兴区教育局要求,做实验时家长必须在场。每个月,网络平台上会推出10个家庭小实验,由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与爱好,选做其中的3至5个。“以这种方式完成暑假作业,孩子可能更喜欢。”吴兴实验中学学生家长韩佳辉说,科学课最重要的是提升孩子的观察与动手能力,暑假作业引入家庭小实验很新奇,也让孩子收获很多,很有成就感。这比单纯的书面练习有意思多了。
不花钱的“辅导教师”
 “通过试点网络暑假作业,一方面有助于推动区域教育均衡,另一方面也可以刹一刹假期‘补课风’。”吴兴区教育局局长严忠俊说,吴兴既有发达的城区,也有落后的乡镇,教育发展并不均衡。优秀的科学教师大多集中在城区的4所初中,如何把这些优质教育资源辐射到其他16所农村初中,如何引导家长在暑期里不盲目地给孩子“补课”,信息技术与学科深度融合的教育模式其实大有可为。
从萌发念头到试点网络暑假作业,吴兴区教育局仅用了几个月时间。沙勇说,他们集中全区最好的20多名科学教师,共同编制暑期作业,“要求有新意,不能简单照搬以往的题目”。湖州四中教育集团一位科学教师坦言,她领受的任务是出一份“初三年级易错题学习单”。“要出好这份暑假作业可不容易,我差不多重新梳理了一遍知识点。”她说,针对这些易错题,她还拍了微课,把最简单的解题方法“告诉”学生。
 “这相当于给所有学生请了一个不花钱的‘辅导教师’”,吴兴区白雀学校教师潘震宇说。该校位于城郊接合部,有一半孩子属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期末考试结束后,学生家长听说今年的科学暑假作业由区里最好的教师出题,大家都非常兴奋。7月12日,他登录网络平台,发现自己教的两个班级已有四成多学生提交了作业。“网络平台会自动生成学生的答题状况与学习情况分析报告。”潘老师说,对那些波动较大的学生,他会提醒家长及时关注。
根据白雀学校对七、八年级学生的摸底调查,家有电脑能上网的学生占50%。沙勇说,考虑到农村学生上网不便,他们还开发了智能手机以及下载打印电子稿这两种完成暑假作业的方式,由学生自主选择。“如果试点反馈情况不错,我们可能会将这种方法延伸到其他学科、其他年级以及日常作业。”他说,吴兴区推动暑期作业的信息技术变革与升级,就是希望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实现学情管理的过程化,让作业不再给他们的快乐暑期“添堵”。(作者单位: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无标题文档